主页 > 医疗事故 >
医疗侵权责任应确立怎样的立法价值?
来源:未知 2019-02-17 16:08

  2009年出台的《侵权责任法》用专章11条规定了医疗损害责任,但没有取得显著成效,近几年依然连续出现恶性医件。究其原因,除了打击医闹的力度不足外,还存在深层次的法律价值问题。武汉大学法学院孟睿偲博士在《论医疗侵权责任的价值取向》一文中从现行法律规则的价值取向入手,分析现行法律规则的价值取向并揭露其存在的缺陷,提出自己的改进意见。

  首先,侵权责任法规确立了因果关系举证责任倒置原则,只要医方不能举出相反的证据就认定是医方的责任。这意味着医方一旦在医疗措施上有瑕疵,多数情况下都要承担侵权责任。其次,现行法规将“损害”扩大到“精神损害”,“精神损害”是受害人的一种主观体验,医方很难举出相反的证据。

  《侵权责任法》规定医方承担赔偿责任的情形大多具有不确定性。以“未尽诊疗义务”为例,《侵权责任法》第五十七条的判断标准是“未与当时的医疗水平相应”,这是一个没有任何确定意义的标准,何为当时?如何测定医疗水平?在《侵权责任法》中没有丝毫的信息。

  以“朱远群、曾红伍、曾子孟诉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案”为例。原告去医院产检,医院依据检查结果正常做出诊断。考虑高龄产妇因素,同时要求其两周后进行B超染色体校型。但原告未到医院复查,胎儿出生后被检查出染色体异常。在该案中法院以被告未履行告知义务判决医院承担90%的责任,这显然是不合理的:

  第二,医疗的本质是救死扶伤,治病救人是医疗活动的根本目的和要求。如若在程序上有一点瑕疵就要承担责任,医方为求自保必将注意力集中在程序上,从而将治病救人放在第二位。

  首先,医学技术快速发展,医学界不断涌现出新疗法、新药物,再优秀的医生也不能准确把握这些原理和疗效。其次,任何医疗技术都没有包治百病的功能,新技术也许在疗效上有明显进步,但同样有其特有的风险。最后,个体疗效事先无法确定。

  医疗技术风险完全来自于技术本身的,医方不承担侵权责任;医疗技术风险主要来自于技术本身的或患者过错的,医方承担次要的医疗侵权责任;医疗技术风险主要来自于医方过错的,医方承担主要的医疗侵权责任。

  医疗侵权责任与医疗技术紧密相关。由于医疗技术风险的客观不可控性,医疗侵权责任应当轻于一般侵权责任,其至少包括以下三种内容:

  其次,确立限额责任。即侵权人对实际损害不承担全部的赔偿责任,只承担法律规定或合同约定的不超过最高限额的责任,如海商法中的船公司的赔偿责任。

  最后,排除侵权损害赔偿责任中“公平责任”的适用。要求毫无过错的医方承担公平责任,意味着医方对患者的疾病承担某种程度的担保责任,不符合《侵权责任法》的逻辑。

  医闹现象的不断发生提醒我们,当前医疗侵权责任的法律价值不够合理,需要予以改革。我们应该把医疗纠纷及其损害分为一般侵权责任和医疗侵权责任,将医疗技术风险作为确定医疗侵权责任的要素,确立医疗侵权责任轻于一般侵权责任的原则。

  律师与总裁,是天然的朋友,合作共赢,共创辉煌:市场经济,就是法治经济。无商不活,无法不稳。律师与总裁,是天然的朋友,合作共赢,共创辉煌

上一篇:司法诉讼医疗事故鉴定程序-医疗事故鉴定材料包

下一篇:司法鉴定在认定医疗事故责任中的效力
热点
杭州经济劳动纠纷案件律
杭州经济劳动纠纷案件律
 常有律师提到为当事人做了很多工作,甚至比当事人需求的更多的工作,但是当事人却不理解,,甚至案件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时 
“女子纱布入腹死亡”认
“女子纱布入腹死亡”认
 近日,有媒体报道四川女子手术后纱布遗留体内四个月后死亡一事,引发关注。1月11日晚,四川省攀枝花市卫计委通报此事最 
北京市建设工程造价管理
北京市建设工程造价管理
 千龙网北京3月28日讯3月28日,全国建筑行业首家省市级具有行业调解职能的专业调解机构北京市建设工程造价管理协会经济纠 
廊坊宣传画册定制公司
廊坊宣传画册定制公司
 箱纸板箱纸板用来作瓦楞纸板的面层,制成箱后它就是纸箱箱面,因此要求箱纸板具有较高的耐压、耐折、抗张、耐磨、耐戳 
【地市】重拳打击欠薪!
【地市】重拳打击欠薪!
 2019年1月11日下午,七名劳动者来到韶关市乳源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院,他们情绪激动,说单位账户被法院查封了,已经一年 
司法诉讼医疗事故鉴定程
司法诉讼医疗事故鉴定程
 医疗事故的发生之后一般会需要进行类似于交通事故责任鉴定一般的过程,被称为医疗事故鉴定。一方面是确保医疗事故发生 
兰州晨报·电子版·数字报
兰州晨报·电子版·数字报
 本报讯(兰州晨报/掌上兰州记者姚智)1月15日,甘肃省高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对外公布了2018年全省法院十大典型案件。公布 
承租房内浴室爆炸 房东及
承租房内浴室爆炸 房东及
 因出租屋内玻璃破碎砸伤孩子而提出提前解约的租客,因收不回剩余租金而将租客起诉至法院的房东,一桩看似公说公有理婆